第一章 你可曾后悔

作者:蜜雨輪? 更新時間:2019-08-02 13:35:25? 字數:2334字

西州萬歷三十三年,初冬,災年。

京都街頭大雪紛飛,白色之皚掩蓋了樓臺小榭的奢華之象,街上百姓行色匆匆,像蟻群那般涌向即將落敗的將軍府。

“奉天承命,皇帝詔曰,大將軍畫武之女于陣前勾結敵軍,深負皇恩,致西州兵敗,災像叢生,實乃禍星亂世,罪不可赦!”

……

唱旨聲未落,長長的禁軍護佑著龍攆停留在將軍府門外,氣勢磅礴,原本激憤的民眾紛紛匍匐跪地。

隊伍后,跟著一輛囚車。

車內女子穿著單薄的囚衣,雙手被粗重的鐵鏈緊縛在鐵柵上,在白雪紛飛中動無可動。身體滿布傷痕,連紅白的指肉都露在這片冰冷中,隱藏在囚衣下的腳踝,十三根穿骨釘牢牢地釘住,血與污相互交融。

“阿寧,父親會為了救她而出來嗎?”

“如果負隅頑抗,那便先殺了她給鳳兒解悶可好?”

龍攆內傳出女子的嬌吁之聲,冷漠的皇帝溫柔地回應著她的問題。一國之君,被寵妃戲稱為“阿寧”,非但沒有惱怒,反而順著言語戲謔下去。

可他的眸底,不帶一絲情意。

囚車內畫溪微微揚起頭,散落的秀發隨風飛舞,兩鬢幾分散亂,擋住白皙臟污的容顏。她用盡全力對將軍府緊閉的大門高聲喊道:“畫溪今日若死在這里,只當還清父親二十年的養育之恩,若有還手之力,定要護全自己的性命,西州氣數已盡,父親!”

“聒噪。”

話剛落下,一枚玉環從龍攆中飛了出來,直接打在了她喉部,血順著脖頸流在了囚服上。

“把她帶過來。”

冷淡的聲音落下,一旁兵士忙將畫溪從車上拽了下來。

光著腳,踉蹌著被推到龍攆前,雪地上一排血色腳印。

“跪下。”左右獻媚般一腳將她踹倒在地。

寒風刮過。

龍攆車簾飛起,無數人想抬頭,卻始終不敢挪動。唯有畫溪透過不遠的距離,看著那個曾經讓她魂牽夢繞,如今痛心疾首的人。

五年前,她離開將軍府,來到他身邊,以女子之身,帶領西州二十萬大軍所向披靡,擊退無數蠻荒小國,震懾中原。

兩年恩寵,皇恩浩蕩。

直到東蜀突然攻打西州,本該勝利的一戰,一場突發的疫病,畫家失去了八萬將士!

與此同時,蘇醒之時還衣不蔽體地躺在敵人軍營中的畫溪,再也不是常勝女將軍,她是整個西州的恥辱。

而她的親妹妹畫藍鳳,將軍府最受寵的女兒,搖身一變以醫女的身份出現,在解除疫癥難題后,一舉封為貴妃。

她才知曉自己憧憬、愛護著的妹妹,不單奪走了她的丈夫,更是廢她武功,讓畫家萬劫不復的真兇!

畫溪牢牢地凝視著車內的奢靡之象,衣著凌亂地靠坐在帝王身旁的畫藍鳳玉臂微揚,從內監手中接過鸞鳳刺繡包裹的手爐。

那雙顧盼生姿的眸對上畫溪,起伏明滅,唯獨不見一絲愧疚。

畫溪將嵌在喉處的玉環狠狠摳了下來,一滴滴地浸染了囚服,蒼白的唇瓣微動,忍受喉嚨上的傷,一字一句地嘶啞道:“為什么……”

“為什么陷畫家于不義!”

畫藍鳳似是一驚,手爐砰然掉落,碎裂一地:“姐姐,你說什么呢?”

畫溪捂住喉嚨,拼勁最后一絲力氣吼道:“你若還是父親與姐姐的鳳兒,便立刻讓他放了畫府的人,放了父親,一切罪責都由我來承擔!”

“你想要的……姐姐都可以給你!”

畫藍鳳扭頭看向身旁,一雙美眸浸了淚:“阿寧,姐姐是在責怪臣妾沒有救父親,臣妾該怎么辦……”

那人鳳眸陰鷙,輕撇那摔碎的手爐一眼,溫聲道:“一切都與鳳兒無關。”

畫藍鳳頷首“嗯”了一聲。她順勢倚在寧西洛懷中,眸光卻掠過了渾身血污的畫溪,唇角微勾。

那張冠絕天下的容顏,終究是狼狽不堪。

一如她當初設想過的那般。

將軍府大門突然打開,霎時劍拔弩張。畫溪的身體卻被人牢牢控制住,曾與她朝夕相處的人將她摟在懷里,另一只手卻拿著匕首抵上她的喉間。

“還不束手就擒?”

帝王的命令冷漠而莊嚴,畫溪拼命掙扎也無濟于事。

護國將軍畫武雖年過半百,卻依舊勇武有力,他將手中長矛狠狠插在青石板上,剎那間,青石板碎成粉末。

眾人都忍不住后退。

“溪兒,雖然你叫我一聲父親,但為父卻從未疼惜過你,這府中將士是你在戰場上所救,八十八口男女老少也在你的庇佑下盡享榮華,老夫無能,讓畫家落入這步田地!”

畫武驀然跪下,卻緊緊盯著前方的副將云震天,神情悲壯:“戰場朝夕相處數十年,終究是抵不過你的野心!”

云震天諷笑,等畫家覆滅這一天,他籌謀已久,如今塵埃落定,今后云家之勢,朝中再無人掣肘。

“我一生從未做過不忠西州之事,三十年征戰換來西州太平,唯一的錯誤就是養大了貴妃娘娘!只要陛下能放吾女畫溪一命,將軍府所有人愿以命換命!”

受傷的喉嚨已經容不得畫溪說出半句話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眾人一同舉起袖口中的短刀,對著脖頸狠狠刺下。

臨死之前,畫武凝視著龍攆中的畫藍鳳,眼神中盡顯悲愴。

不!

畫溪張大嘴巴,只能嗚咽,嘶啞的喉嚨發不出任何聲響。

她目眥盡裂看向挾持自己的皇帝, 寧西洛,你可滿意,你可滿意了?

寧西洛轉身,鳳眸輕揚,掃了龍攆內神情有些緊張的畫藍風一眼,然后輕撫一笑。冷冷道:“畫氏滿門既認罪俯首,看在貴妃面上,饒你一命并無不可;然,禍星不除,災星為厄。”

“現將此女押往護城河,酉時五刻,水刑祭月,以求太陰星君佑我西州來年風調雨順,再無戰亂。”

畫藍鳳坐在龍攆內,透過車簾縫隙看向前方行走的馬駒與馬駒身上的人,握緊拳頭,微微怒道:“紅姑,護城河可到了?你說他會殺了她嗎?”

紅姑小心翼翼地透過窗簾,笑道:“娘娘,切勿操之過急,一切都會如娘娘所愿。”

雪漸漸停了。

被扔在地上的畫溪勉力撐起身體,鼓足了所有力氣,奪了一把長劍,下一瞬,被掌風擊倒,她聽到了肩胛骨碎裂的聲音。

寧西洛下馬,慢慢走到畫溪身前,冷聲道:“好一張漂亮艷絕的臉,就是這張臉迷惑了朕兩年之久,如果還留著,別說西州,東蜀群臣的都將在你裙下笑談了吧?”

斷裂的匕首從她肩胛處被瞬間用內力吸了出來。滿是鮮血的斷刀,被他握在手里,重重地劃了下去!

令人倒吸一口涼氣。

畫藍鳳不由得上揚嘴角,將身上的披風縮了縮,看著一壇又一壇的酒被倒入了滿是殘紅的江中,一把大火在河中開始蔓延。

寧西洛冷淡地掃視著她身體上的疤痕,緩緩開口。

“你可曾后悔背叛朕?”

蜜雨輪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时时彩(稳定版)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规则 转发头条文章赚钱是真的吗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l wnba比分直播及数据 nba比分记录 福彩3d复试投注金额表 头彩娱乐游戏 私立牙科诊所赚钱 斯托克利物浦历史交战 金牛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快乐12开奖走势图今天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大嘴棋牌游戏介绍 11选5胆拖玩法 天天捕鱼单机版 娱网棋牌沈阳麻将